寫在前頭:

日前朋友讀到這篇讀書心得,建議我去看看。文中提到兩則例子,一是兩性教育教師Jenna Haugen來台當義工的經過,相較他的付出,台灣機構的消極顯得更為可恥;以及板橋地方法院調查官盧蘇偉先生,即便小時的學習過程充滿錯挫折,但不不放棄,依然找出不同的學習方式。 看完後對榮吉先生引申的主題著實心有慼慼焉,尤其是Jenna Haugen這一段。

如果說我的WWOOF過程有什麼不足,我想就是缺少「志工旅行」這塊拼圖,就個人認知,不是不拿報酬就是所謂的志工,志工不單是付出自己的心力服務當地弱勢團體,甚至發揮自己的專長促進該團體的學習與發展。

****正文****

看完這本書後的第一個心得就是,年輕真好!說實話,沒看過這本書前,還不清楚現在年輕人的旅遊有這麼多方式!以前對旅遊的印象就是出團、要不就是遊學。近幾年興起了working holiday,可惜我已經超過這旅遊方式的法定年齡,也就是30歲!哈,不小心透露了大家都不能說的秘密,不過沒關係,看完了<WWOOF 日本農場打工慢遊>,心裡又燃起了一絲希望,即使現在多了一個心肝寶貝,也沒問題,因為WWOOF沒有年齡限制,更能全家同行!

簡介一下WWOOF ,這是一種以在有機農場打工換取當地食宿的旅遊方式,跟working holiday最不同的地方是,沒有薪水,但時間長短你可以決定,去那個農場或餐廳旅館你也可以作主,更重要的是WWOOF就是一種你能體驗道地異國生活的最佳途徑,因為你可以參與他們的作息及生活方式,好的農場主人還可以帶你到處體驗當地的慶典及私房旅遊!說的一副好像我去過,我是很想去啦!目前充滿了熱血!而且以後我的寶貝長大後,我希望這是我帶他認識世界的方式!

在這本書裡,作者先是介紹了WWOOF ,也比較了與working holiday的不同,接下來就是重頭戲,從Brown Field農場到最後的Celavi餐廳的體驗日記,最後還介紹了他在WWOOF認識的友人。

之所以看這本書很有感受,我想是作者洪正佳先生認真的參與每個農場的生活態度讓人感佩的緣故吧!在WWOOF的日子裡,作者多次的提及WWOOFer必須要有料理生活的心理準備,因為你隨時有幫別人準備三餐的機會,且在大家都能自發分工完成份內工作的積極氣氛下,自己好像沒有偷懶的理由!我想作者行前功課絕對作得很足,加上他認真的付出,讓每個農場主人都歡迎他再度光臨,甚至主動介紹他下個農場主,Celavi餐廳女主人還將他當作是遺留在台灣的孩子,剛看他的部落格,也發現到作者一直有在更新Celavi招募志工的訊息,且不定期更新!

WWOOF換種方式講就是一種深度旅遊!因為除了回歸自然用最健康的方式體驗生活外,那種強調身心靈放鬆的融入異國生活的文化經驗,相信是其他旅遊方式很難相提並論的。作者除了參與農場的一切活動外,也與農場主到市集販賣有機作物、參加慶典、登山旅遊、參與滑雪課程等!這樣的體驗方式,讓每一位 WWOOFer的來來去去都充滿了不捨與感動。

書裡也透露出另一種生活態度,作者提到的許多日本WWOOFer,至少都有一個以上的海外自助旅遊經驗。另外有位瑞士WWOOFer,也道出瑞士的年輕人不會像台灣一樣盲目的一路升學上去(編:應該是瑞典),因為他們在不確定自己的興趣前,寧可以旅遊來重新感受人生。這種生活態度,我在愛丁堡認識的一位20歲瑞士小男生也是如此!

寫這篇心得其實我有另外一個動機,就是希望很多家長可以讓自己的孩子喘口氣,不要毀了他們的青春年華!最近,我有一個機會可以協助一位加拿大籍的專業兩性教育教師Jenna Haugen到各級學校推動性教育。在幾次與她的對話中,我發現到她也很熱衷當志工,像她到台灣來協同教授性教育,就是一種志工的參與方式。她一樣大學剛畢業,準備繼續就讀醫學院,但這空檔中的一年,她接受了她參與志工機構的安排,來到了台灣幫忙校園推動性教育!準備過程中,她常熬夜就是希望將這神聖的使命作到最好!白天,她還要協助台灣希恩,照顧一些被棄養的嬰兒!這種無私的付出,很讓人動容!在協助這團體與她的過程中,我感受很強烈,因為台灣自己的官方及學校不但消極得可以 ,還想盡辦法能推就推!相較Jenna的積極及負責,真讓我覺得汗顏!

透過Jenna的故事,我很鼓勵大家,多利用時間走出去,不要當工作的俘虜。作家長的,讓孩子學會獨立,很多時候放手讓孩子去作反倒會激發出他的潛能,也可能會找到他的興趣。最近看了年代專訪一位板橋地方法院調查官盧蘇偉先生,他就是很典型的從小因為發展遲緩,而受學校系統排擠,但幸好他的雙親相當正面,也不斷鼓勵他,甚至連老師罵他腦震盪的豬,他父親卻告訴他你是最聰明的豬,這種愛的教育影響了他一輩子。更有幸的,他考了5次花了7年才上大學(家長原本認為他要考25次),後來警大馬傳鎮老師幫他作了幾次測驗,發現他其他方面的能力後告訴他:「你不是白痴,而是不一樣的天才」,甚至建議他放棄原來的讀書方法改採適合自己能力的學習方式,這一改讓他不但學習突飛猛進,人生從此也一帆風順。他常說:「白痴是放錯位置的天才」,也說:「一個人不會做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會什麼」,我想這才是教育的真諦。

作者造訪幾處WWOOF農場的經驗,都有發現到,農場主的小孩相當自主,對於生活也有自理的能力,這讓我想起幾本談芬蘭教育的書裡,不也從小就鼓勵孩子學會生活必需技能,所以學校會開設家庭經濟課程。但我們的孩子呢?從小就不被鼓勵發問,到了國中也過得不比一個竹科的工程師輕鬆,讓他們又獲得了什麼呢?一份調查台灣兒童福利狀況的報告裡也透露,台灣的孩子覺得自己孤單的比例,竟然在所有調查的22個國家排名倒數第一!兒童常常覺得自己無法解決生活問題的能力比例也是倒數第二,這表示了什麼?

再看看我們的學校體系,上面提過盧蘇偉調查官就是一個典型的範例,因為最近我又喬裝家屬到一所公立幼稚園瞭解一個發展遲緩孩童抗拒上學的主因,有很大一部份就是園長認為他是麻煩人物。芬蘭及其他先進國家的教育理念是要花最多資源幫助學習落後的孩子,我們的教育卻是想盡辦法將放棄學習較慢的孩子,這種等差的對比,造就了更多的社會問題。

好像扯得有些遠了,不過綜合最近對教育的觀察,我還是要鼓勵大家當現有體系無法支撐你的夢想時,別自我放棄!當父母的也一樣,不是每個孩子都應該數學 100分,也許他該是一名藝術家,也許只是學校及我們教育的方法錯了,何不讓孩子們有多一些的機會,去接觸更多像WWOOF這樣的生活體驗呢?當個國際志工也不錯,最簡單也可以從讓他在家中自主或自理一些個人日常事務,甚至安排家庭活動。很多時候成功是從日常一點一滴的累積所造就的,如果對孩子儘是責罵與否定,那又如何期許他把你當個朋友呢?

榮吉